在线电影票务市场变局隐现 猫眼冲刺上市“续貂

时间:2019-06-12 07:57       来源: www.lucyslookbook.com

  作为行业另一头部玩家,淘票票在近一年来加大票补的同时,也将触角伸到了电影产业链上游。据艺恩统计数据,在刚刚过去的暑期档,电影市场累计票房达173.7亿元,《我不是药神》和《西虹市首富》成为最受瞩目的爆款。这两部由阿里影业联合出品和发行的优质影片,《药神》借助淘票票在年初推出的一站式宣发平台“灯塔”,率先使用“灯塔试映”,助推其点映票房过亿;而后者也是借助“灯塔”,整合阿里生态体系优质资源,探索互联网宣发、“新零售+电影”的异业营销新玩法。

  脱胎于淘宝电影业务的淘票票,在影视全链条的优势逐渐体现,阿里大文娱囊括的内容生产、投资发行、票务流通、内容输出等业务形态,为淘票票建构了猫眼在短时间内无法跨越的护城河。作为阿里实物消费+文化娱乐生态的重要一环,淘票票拥有了贯穿各个业务板块的能力,这即是上述提到的阿里影业的基础设施“灯塔”计划所赋予的。

  借助“灯塔”,几部暑期档电影大放异彩。而从2018年的半年表现来看,不算刚刚上映的《碟6》,由阿里影业联合出品、淘票票联合发行的电影总票房已达到148亿,约占今年上半年电影总票房的三分之一。另外,阿里巴巴集团旗下创新娱乐版块阿里鱼,专注IP开发与变现,使淘票票扩大非票房收益,将电影衍生品在购票环节就结合场景开始销售,在《我不是药神》上映期间,推出衍生品纸巾售卖,拓宽了结合电影内容的销售方式。

  猫眼与淘票票虽然目前业务板块组成类似,但是两家骨子里的基因差异巨大。猫眼成立之初即是为了满足消费者线上购票需求而生,是纯粹追逐商业利益的产品,后几经转手合并,战略重点也出现摇摆,重要的是并未将资源一体化,爆发聚合的能量,这让猫眼期望做大做强的时候难有强有力的后端支撑,无法力出一孔。淘票票是阿里生态中内生的业务,是大文娱一站式消费不可或缺的一环,其存在的价值是将众多的文娱产品触达尽可能多的C端用户。阿里大文娱高管层多次表示,对淘票票投入无上限,同时在近期提出的“新基础设施+优质内容”双轮驱动战略,在暑期档已经初步开花结果。很明显,淘票票近半年来动作的意图很清晰,通过内容和基础设施的建设,赋能服务整个电影行业。

  战事远未结束 猫眼上市背后的隐忧

  在线影票市场已经过了乱草丛生的阶段,在线影票市场显性观影人口红利收割殆尽,猫眼与淘票票双寡头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将会旷日对垒。在用户的争夺上,对于客单价较低,消费频次较高的电影票产品来说,票补仍然是最有效的方法,招股书显示,猫眼在过去四年营销和票补费用高达50亿元。

  多次合并而来的猫眼正是因为各方玩家忍受不住无边无际的烧钱换市场的煎熬而抱团取暖,但这一境况在2018年仍然没有改观,也不会随着猫眼的上市而结束。

  从此前招股书透露的信息来看,猫眼的现金流状况不是很好,除了持续亏损且不断扩大之外,上市能够带来的融资规模只是杯水车薪,唯一的好处可能是让早期的投资人套现离场。

  在持续的资金投入之外,拓展多元化经营收入是猫眼近3年来的战略。相关数据显示猫眼在内容制作和发行上在2016-2017年有了长足的发展,在业务占比上一度高达33.4%,这也正是与光线的蜜月期。但到了2018年上半年逐步下滑,低于29.6%。

  内容制作与发行乏力,重回票务主导的业务构成,充足的资金投入必不可少。

  在这一点上,淘票票更具优势的是它背倚阿里生态,有着源源不断的粮草。对于猫眼来说,无论上市是企业到了这个阶段的必然选择,还是背后投资人急于退场的催促,这都是一场不能输的战争,毕竟对它来说这关乎着生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