酷派归来 复兴路漫漫

时间:2019-09-07 22:32       来源: www.lucyslookbook.com

  沉寂许久后,日前,终于发声,将于9月在国内发布新品并尽快发力5G市场,但同日刚刚的股票却大跌61%。作为曾经“中华酷联”的一员,酷派也经历过几年辉煌期,产品遍布各大营业厅,但运营商渠道受阻以及乐视危机后,酷派就渐渐在市场上失去了声音。如今再次归来,5G成为酷派势必要抓住的稻草,但今时不同往日,智能手机格局已经基本定调,酷派想要扭转战局难上加难。

  艰难复牌

  7月19日,酷派官方发布了CEO陈家俊致酷派人的一封信。在信中陈家俊表示目前酷派海外市场稳中有升,9月将在国内发布手机新品,并结合酷派26年的技术沉淀,集中研发和营销力量,尽快发力5G市场。

  陈家俊这个名字听起来有点陌生,但他早在今年初就成为酷派集团的实际控制人,担任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兼行政总裁。据了解,陈家俊透过旗下公司Kingkey Financial Holdings (Asia) Limited持有酷派8.97亿股,占公司17.83%的股权,他的另一重身份是京基集团创始人、董事长陈华的二儿子。

  当日,时间长达近两年半的酷派股票也正式复牌。但开盘后,酷派股票急跌超60%,一度触及每股0.28港元,市值蒸发超19亿港元。截至收盘,酷派集团股价跌幅46.53%,股价为0.385港元,总市值为19.38亿港元。7月22日,酷派股价再度跳水,跌5.19%。

  但对于酷派来说,能够复牌已经值得庆幸。按照港交所新规,如果酷派在今年7月31日前不能复牌,将面临摘牌的风险。陈家俊也在内部信中表示,公司股票复牌是酷派集团的第一场小胜利。

  2017年3月31日,酷派集团暂时停止股票交易;2017年6月29日,酷派集团披露,联交所列出酷派以下复牌条件:刊发上市规则规定的所有未刊发财务及解决任何审计保留意见;进行适当调查以解决本公司核数师提出的审计问题;向市场通知对及投资者而言属重大的所有资料以便其评估本公司的状况。

  7月18日晚,酷派集团称,公司已经发布了2016-2018财年的相关业绩报告。此外,酷派董事会已成立新独立董事委员会以研究及调查审计问题,随后公司披露了商定程序审查报告及内部监控检讨报告的主要调查结果。此外,自股份暂停买卖以来,公司已透过于联交所网站刊发公告的方式通知其股东及投资者所有重大资料以便评估本公司的状况。因此,在满足上述条件后,酷派集团股票获准重新恢复买卖。

  北京商报记者试图就酷派目前的情况采访,但酷派官网已经打不开,且多名酷派公关部员工都已离职。

  命途多舛

  2012-2014年间,酷派曾经是增速最快的中国手机厂商之一,整体市场份额在10%左右,排名前三;期间,酷派的营收规模也从143亿港元增长到196亿港元、249亿港元。但随着国资委要求运营商连续降低营销费用,酷派没办法再依靠运营商补贴的方式营销,迫于生存压力,开始寻找靠山。

  但在寻找到靠山之后,酷派又上演了一出闹剧。2014年底,奇虎360出资4.09亿美元与酷派牵手成立合资公司奇酷,奇虎360持有奇酷公司45%的股权。根据当时的协议,奇酷负责互联网手机,酷派则专注于运营商与零售渠道。然而2015年6月,酷派又接受同样做互联网手机的乐视入股,一跃成为第二大股东,这一独特的“三角恋”也直接引发了奇虎360的抗议。最终,此事以奇虎360获得奇酷75%股权而告终,奇酷与大神这两个手机品牌随奇虎360而去,但酷派却因与奇虎360订立的股份调整框架协议交易产生预期亏损约18.9亿港元。

  2016年6月,乐视再次购买酷派11%的股份,成为酷派第一大股东。从此,酷派的产品销售完全进入了乐视所创造的生态化反模式。

  一年后,乐视危机爆发,酷派受连带影响一直徘徊于生死之间,公司频频变更,业绩处于亏损状态。2017年3月,酷派总裁、执行董事,负责软件研发及测试工作的李斌宣布离职;8月底,酷派原CEO刘江峰离开酷派;11月,贾跃亭辞任该公司董事局主席的职务,刘江峰和阿不力克木·阿不力米提也卸任了酷派集团非执行董事;酷派还陷入了裁员风波。

相关推荐